扶桑新派自卫队职员赴中东,东瀛建国际和平合营大旨意向对抗中国部队外交

by admin on 2019年5月26日

  环球网记者赵文杰报道 
据日本《产经新闻》8月23日报道,日本防卫省22日决定,在该省位于东京市谷的所在地旁边建立一个所谓“国际和平合作中心”(PKO)的教育机构,计划5年后开始运营。相比之前向海外派遣人员进行深造的举动,该机构启动后将从其他国家吸引有关人士赴日本学习。日本防卫省的智库“防卫研究所”也将迁至此地,将东京市谷建成日本的“安保大本营”。

4月24日报道
日本《东京新闻》4月23日发表了题为《日本首次派自卫官参加“国际合作和平安全活动”》的报道。日本防卫大臣岩屋毅4月22日向两名自卫官颁发大臣令,派遣他们前往埃及西奈半岛负责监督以色列和埃及两国军队活动的“多国部队和观察员”司令部。岩屋毅强调:“为了世界和平与稳定进一步作出贡献具有意义。”

  该机构将主要培养日本自卫队的干部和队员,让他们能够策划“国际和平合作”的相关活动。同时该机构也将展开面向日本其他省厅、非政府组织以及外国人的培训。

报道称,这是日本首次派遣自卫官参加2015年制定的安全保障相关法新设的所谓“国际合作和平安全活动”,而非联合国主导的维和行动。

  报道称,建立该机构的目的之一是向外界展示日本自卫队的“对外行动的功能”。此前,日本自卫队曾向埃及、加纳等国派遣自卫队军官进行宣教活动,该机构成立后将邀请外国军事相关人士赴日学习培训,传授日本自卫队“维和行动”的经验和教训。

被派遣的是陆上自卫队统一司令部“陆上总队”二等陆佐桑原直人和一等陆尉若杉贵史,他们主要负责与埃及和以色列两国军队进行联络。他们预定4月26日出发,派遣时间到11月30日。

  报道还宣称,对抗中国正在进行的“军事外交”也是日本成立该机构的重要目的之一。中国在去年成立“国防部维和中心”,邀请非盟成员国共110名军事相关人士前往中国学习交流,并向他们展示中国维和部队的训练。因此,日本防卫省对在和非洲关系上远远落后于中国一事抱有很大的危机感。

关于向MFO司令部派遣自卫官的意义,明治大学教授纐缬厚说:“日本需要对中东的和平与稳定作出贡献,但埃及与以色列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现在几乎不存在,MFO也变成一个无用的机构。这正是安倍政权作出的政治判断,即通过在海外积累安全保障法的业绩来使自卫队新任务成为既成事实,同时提升自卫队在海外的存在感。”

图片 1

资料图片:日本防卫大臣岩屋毅。

图片 2

资料图片:日本自卫队此前曾向非洲派遣维和部队。

纐缬说:“从派兵人数上看,MFO是以美军为主的机构。这是安倍政权放弃以联合国为主的外交战略,重视日美军事一体化姿态的表现。”

关于首次向MFO司令部派自卫官,纐缬说:“从法律上讲,将来也有可能派遣部队。如果一点点地向多国部队派遣部队成为常态,那么在美国要求自卫队参加危险任务时将难以拒绝。可能出现自卫队员身陷危险而不得已使用武器的情况。”

谈及MFO司令部所在西奈半岛南部局势比较稳定的问题时,纐缬说:“首次参加‘国际合作和平安全活动’,日本政府可能选择了危险系数较低、能够展现对国际社会贡献的地区。”

报道称,至于此举能否得到国民理解,纐缬说:“虽然是新任务,但日本政府的说明并不充分。应当重新立足于日本特色,不是在军事方面,而是将文化和经济方面的贡献作为外交战略的核心。这有利于增进‘亲日’感情与日本的和平。”

日本将向西奈半岛派遣陆上自卫队监视埃以停战

2月11日报道
日本《读卖新闻》2月10日发表了题为《日本将向西奈半岛派遣陆上自卫队》的报道,文章编译如下:

据多位政府相关人士透露,日本政府确定方针,将于今年春天向在埃及东部西奈半岛负责监视以色列和埃及停战的“多国部队和观察员”,派遣陆上自卫队。这将是根据2016年3月施行的“安全保障相关法”开展的首次国际合作和平安全活动。

日本政府认为,这一派遣将为维持以色列和埃及间的停战作出贡献,对于确保依赖中东的能源的稳定供给极为重要,因此同意了MFO的派遣请求。日本“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将于近期召开四大臣会议(首相、内阁官房长官、外务大臣、防卫大臣——本网注),确定派遣方针。

根据计划,日本政府将派遣两名陆上自卫队员前往西奈半岛南端的埃及沙姆沙伊赫驻地司令部。两人将在司令部以联络协调员身份开展活动。关于派遣时间,日本政府考虑将当初设想的夏季时间提前,并与MFO方面进行协调。

图片 3

资料图片:日本陆自在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资料照片。

日本政府2018年开始就研究向MFO派遣陆上自卫队。今年1月22日,MFO发出了向司令部派遣工作人员的请求。

日本自2017年5月从南苏丹联合国维和行动撤回陆上自卫队设施部队后,参与该维和行动的就只剩下数名司令部工作人员了。因此,日本政府希望通过参加与PKO类似的MFO国际合作和平安全活动,向国内外展示作出国际贡献的姿态。

MFO是中东战争以后,根据埃及和以色列1979年签订的和平条约,于1982年开始在西奈半岛开展活动的。其总部位于意大利的罗马,美英等12个国家组成的多国部队和文职观察员约2000人担负着监视两国军队活动状况和停战的任务。

日防卫相称5个地方政府完全拒绝配合自卫队招兵

2月19日报道
共同社2月17日报道称,日本防卫相岩屋毅15日在众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透露,5个地方政府完全拒绝配合自卫官招募活动。岩屋毅称:“《自卫队法》规定的张贴招募海报等事务完全没有实施。”自民党对该党所有国会议员发出通告,要求敦促选区市町村提供招募对象居民的住址等基本信息,在野党则强烈批评这一做法。

岩屋毅表示,2017年度调查显示,全国1741个市区町村中提供了纸质或电子版名册的占36%,允许查阅居民基本登记册的为53%,防卫省未获取名册的为10%。

岩屋毅所说的“10%”,除拒绝配合的5个地方政府外,还包括防卫省判断招募效果不佳而未查阅的地方政府。

对于安倍晋三“6成以上地方政府未予配合”的发言,国民民主党议员渡边周批评称:“既然存在大量地方政府未被列入查阅对象的情况,那么过于草率粗暴。”

图片 4

立宪民主党也认为自民党的通告“脱离了地方自治的宗旨”,并把自民党的通告文件发给本党议员,指示其在地方上予以追究。国民民主党代理党首大冢耕平也质疑:“自民党那样的应对恰当吗?”

但岩屋毅在记者会上表示“这是党务,防卫省不予置评”。关于防卫省对地方政府的要求,他称“以法令理应配合为前提,提出请求”,表示今后仍有意呼吁地方政府方面以纸质或电子版呈交招募相关名册。

人口减少兵员紧张!更多日本女性加入自卫队

1月25日报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1月23日发表了题为《响应号召:奔赴日本国防前线的女性》的报道。

日本自卫队在新增部队、舰船和军机,以应对威胁,但也面临来自日本国内的挑战:人口日益缩水。

预计到2065年,日本人口将从1.24亿减少到8800万。日本自卫队面临潜在新兵减少的前景,它将接受年龄范围更广的应征者,且它越来越多地让女性参军。

报道称,目前,女性占自卫队总人数的6.1%。在澳大利亚,这一比例为16.5%,在英国是12.2%,在美国为16%。日本希望到2030年将这一比例增加到9%。

图片 5

资料图片:阅兵式上的日本陆自女自卫队员方队。

图片 6

资料图片:日本首位F-15J战斗机女飞行员松岛美纱。

26岁的吉原萌香曾当过护士。她出于冒险精神参加自卫队。她说:“在这里工作将有助于我实现梦想。”

她表示,自己看中了海上自卫队的承诺,即让女性能够在职场与家庭生活之间实现平衡。她还感到自己对国家有责任。

以前,日本女性向来被迫承担家务事或办公桌前的行政工作。然而在2013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承诺,通过一项被戏称为“女性经济学”的政策,赋予职业女性权力。

这一政策影响到自卫队,2015年4月,防卫省发起了一系列计划,拨款给各种项目,从性别意识项目到为自卫队人员子女建立日托中心。

图片 7

资料图片:东良子一等海佐是首位海自护卫队女指挥官。

报道援引公开资料显示,如今,仅有陆上自卫队对女性有限制规定,某些可能接触到危险和有毒物质的岗位仍然不对女性开放。2018年,日本政府宣布结束日本潜艇部队只有男性的时代。不过,女性只能在安装如女性更衣室等设施后才能登上潜艇。截至2019年1月,尚未确定潜艇升级的具体日期。

不过,在一些男女混编的单位,之前要求严格的职位如今放开,女性开始承担更重要的职责。例如,2018年3月,东良子一等海佐成为首位海自护卫队女指挥官。麾下有4艘战舰和约800名自卫队员。同年,松岛美纱二等空尉成为日本第一位F-15J战斗机女飞行员。

报道称,美日军事关系专家罗伯特·埃尔德里奇称,尽管在自卫队内部,两性平等状况似乎在缓慢改善,可是女性指挥官人数仍然较少,无法充分代表女性自卫队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